【有好项目找老板投资】风口追逐雷军

  • A+
所属分类:实时资讯

这已经不是昔时喊出“站在风口上,猪都能腾飞”的了,他成了一个被风口追逐、裹挟的人。

小米官宣造车已经由去两天,各方势力基本都已镇定下来,可以客观地剖析这场押上雷总所有声誉的百亿美金“豪赌”。

去年年底传出小米造车新闻时,听说细节十分丰满,可信度极高。但小米官方始终否认三连:“我不是,我没有,别瞎说”。

2020年12月15日,小米总办副主任徐洁云在微博上称,“掌握一个原则就行:但凡说小米要造车的,都是假新闻。”

2021年3月30日,小米团体CEO雷军站在台上说,“小米将正式进军智能电动汽车市场。”

到底是“但凡”里不包罗自家CEO,照样亲自“打脸”不会以为那么痛?总之媒体几个月来的报道、剖析、忖度、预判都成了笑话。

但“狼来了”太多次,真来了也没人再重视。

一个多月前,听说最凶猛的时刻,2月19日小米股价大涨6.42%,2月22日官方“辟谣”后,小米股价跌5.38%。

但3月30日官宣造车后,3月31日港股收盘时,小米股价只涨了0.59%。

官宣造车

“这是我人生最后一次重大的创业项目,我愿意押上人生所有的战绩和声誉,全力以赴去做小米汽车。”

3月30日,小米春季新品宣布下半场,雷军正式宣布小米进军智能电动汽车领域,公司将确立智能电动车全资子公司,由雷军担任电动汽车营业CEO,亲自带队该项目。

宣布会上,雷军谈到了入局造车之前的庞大心路历程。

2021年1月15日,小米董事会建议关注电动汽车产业,但雷军心里异常抗拒。

并非不看好这个产业。

雷军在2013年就造访过马斯克,不只对其钦佩有加,还成为了特斯拉的车主。

厥后几年,小米投资了快要10家电动汽车企业,其中就包罗小鹏汽车、等明星企业。

但对于亲自下场造车这件事,雷军始终在犹豫:“小米好不容易将手机营业做到今天,好不容易成为天下第三,这场仗还没有打完,造车会分心,会带来更大风险。”

在时代的大浪潮眼前,小米何去何从?

雷军说,小米在75天之内举行了85场业内造访相同,与200多位汽车行业资深人士的深度交流,举行了4次治理层内部讨论会,2次正式的董事会讨论。

【有好项目找老板投资】风口追逐雷军

从时间上算,1月15日董事会提议后,只管雷军说着心里抗拒,但小米团体已经聚集了大规模人力正式研究造车。

云云大规模的讨论,不能能不传出风声,但小米始终没有认可,只有亲自现场宣布时的掌声最悦耳。

雷军透露了几段与“业内人士”的对话。

有人问,小米既懂互联网又懂硬件,完全不明白你们为什么不造车。另有人说,未来偕行们都在造车,小米不造会不会落伍?

雷军说,我还要做手机,而且你们为什么以为我能造车?

对方说,智能汽车就是给一部大手机加了四个轮子。

这个看法一下子说服了雷军。

历史的履历证实,被说服的人,实在早在心里里说服了自己。

雷军厥后的话也证实晰这一点:“当初进入智能手机行业创业时,一无所有,对手都是巨头,十年的打拼缔造了事业。现在小米是天下五百强,有三万多员工,还在忧郁什么呢?小米另有没有十年前一样的勇气?”

显然,另有勇气;显然,早就说服了自己。

勇气泉源于小米当前1080亿现金贮备。

官宣造车的同时,雷军解读了那份“字越少、事越大”的通告。

【有好项目找老板投资】风口追逐雷军

其一,预计未来10年将投入100亿美元,初期设计投入100亿元人民币。

其二,“全资”,像当初做手机一样,由公司自力掌控所有话语权。对于做过投资、投资圈同伙各处的雷军而言,这不是一件简朴的事情,中国的江湖是人情油滑。

其三,“雷军亲自带队”,兼任智能电动汽车营业的首席执行官。

对此,雷军讲到了小米在2016年遭遇的生死生死的危急,那一次,雷军也是亲自带队,从治理层跳入手机营业的“大海”,恶补手机知识,天天开会到破晓,终于将小米从悬崖边上拉了回来。

从那以后,雷军似乎迷上了“亲自带队”的玄学威力,但首创人的焦点竞争力在于治理和前瞻,而非事必躬亲。

更况且,2016年的危急也不是雷军没有亲自带队而导致的,现在把缘故原由和效果混淆不清,稍微有点舍本逐末。

那一年的故事很精彩,小米照样性价比之王,将利润压得极低,但有另一家公司赔着本也要抢销量。那家企业是第一家进军智能汽车领域的海内互联网公司,厥后欠了几百亿;而晚了六年才入局的小米,账上趴着一千亿。

宣布会之前,小米官微做了一项观察,近2万人介入,92%的人示意会买小米的汽车。

米粉给了雷军足够的底气,他说要赌上一切,启悦耳生最后一次创业项目,为小米汽车而战。

赌上一切,但暂时不包罗账上另外的900亿。

必须造车

“最后一次创业”,意味着最后一次做重大选择的时机,但却似乎是雷军多年创业路上,第一次被迫做出的选择。

谈到造车,雷军声泪俱下,谈到了几回纠结,却避开了造车的太多细节。

从那里最先造车、造什么样的车、代工照样自建工厂、需不需要互助同伴、当前希望若何、何时上市?

这些问题并没有追随官宣一起被解答,雷军将造车的动力归结为重的勇气和米粉的支持后,这场宣布会,情绪最先占有优势。

更像是急急之下的无奈追赶,“造车”已经成了互联网企业无法避而不答的问题。

雷军的纠结之一在于主营手机营业是否会受影响,由于“手机的仗还没有打完”。

真的没有打完吗?

凭证中国信通院数据,中国手机出货量在2016年到达5.6亿部,那是雷军所说的“小米生死生死的时刻”,也是海内手机市场的最高点。从那之后,海内手机出货量逐年下降,到2020年,叠加疫情影响,整年出货量为3.08亿,比2016年削减2亿多。

增进见顶,是当前智能手机行业不能否认的事实,即即是跻身天下前三的小米,也无律例避全行业所面临的生长瓶颈。手机的仗没有打完,但现在没有新的发力点了。

官宣造车的宣布会上,重磅产物小米11 Pro被界说为“安卓机皇”,更高端一点的Ultra版本被界说为“安卓之光”,惋惜友商们连“口水仗”都不愿作陪了。

更更高端的Mix系列,远离两年后回归,但已经不再像第一代那样引领手艺生长的身份,其所接纳的折叠屏设计,已经在手机市场上存在了许多年。

智能手机所引领的整个移动互联网时代巅峰已过,而下一个时代是物联网的时代,这个时代的超级入口正是智能汽车。

从“手机+AIoT”双战略启动,投入百亿支持AIoT生长,到厥后确立AIoT战略委员会,物联网在小米内部的战略职位不言而喻。

已经将AIoT提升至与手机同样战略职位的小米,从哪个角度看都不应是被迫参战的一方。

新能源汽车作为唯一活过也火过2020年的风口,与手机产业的斜阳西下形成鲜明对比。

据公安部数据,住手2020年底,汽车保有量占汽车总量1.75%。另据国务院印发的《新能源汽车产业生长设计(2021-2035年)》文件要求,新能源汽车新车销售量将在2025年到达汽车新车销售总量的20%。

这不是行业展望,而是硬性划定,也是一定会泛起的市场空间。

在新能源汽车的战场上,特斯拉一枝独秀,新势力三巨头牢牢追随,腾讯、阿里、百度、华为已经官宣入局,苹果蓄势待发,老牌汽车巨头们也都忙着“大象转身”。

已经到了不造不行的境界,早就没时间纠结了。

若何造车

虽然许多问题没有解答,但在小米造车的官宣文件中,也并非全无透露。

首先,全资子公司,不接受投资,既预示了小米团体对于造车子公司的绝对掌控权,也印证了雷军的那句话,“有钱,幸亏起”。

雷军已经看到了造车的焦点:烧钱。

整年营收2459亿元、现金贮备1080亿元,是小米敢于全资的底气;首期投资为100亿元人民币、预计未来10年投资额100亿美元,证实小米要通盘押注。

【有好项目找老板投资】风口追逐雷军

其次,智能电动汽车营业,智能+电动+汽车,这是对“通盘”的详细注释。

新能源汽车行业经由第一轮洗牌期后,随着互联网公司的大面积入场,未来走势已经晴朗:智能化。

年渡过亿的手机出货量、多到难以统计的生态链产物,意味着重大的用户量以及基本成型的物联网生态链,“造车”虽然晚了,但“卖车”仍然有先发优势。

最后,雷军亲自带队。相比于2016年亲自接受手机营业时的“新人”身份,现在接受汽车营业时,雷军已经不是绝对的外行了。

雷军喜欢做投资,开办小米之前做过,现在依然兼职。

在2015年和2016年,雷军旗下先后投资了蔚来汽车和小鹏汽车。

2019年11月,小鹏汽车完成4亿美元C轮融资时,依然有小米系资源介入的身影。

据网络公然数据,雷军、小米温顺为资源三方已经投资了40余家整车、汽车后市场以及出行相关企业。

小米生态链企业中,有睿米科技、车米科技、板牙科技等多家车载智能产物研发公司,产物种别涵盖智能行车纪录仪、智能倒车镜、智能后视镜、智能车充等。

此外,2015年到2020年,小米在汽车领域的专利数目约800件。

也就是说,在官宣造车之前,雷军早就最先研究造车了。

但有优势,也有不足,最大的难题就在于若何造车。

现在,海内智能电动汽车制造商主要分为三种:以蔚来为首的造车新势力,传统车企内部孵化的新团队,以及传统车企携手互联网公司衍生的新品牌。

第三种是互联网公司跨界造车的最佳选择,好比百度与吉祥配合确立的百度汽车公司、上汽团体和配合打造的智己汽车、迟迟没有披露互助同伴的苹果汽车等。

这种方式还可以再细分为两种:一是自力设计并和汽车代工厂互助,二是与汽车厂商互助并提供手艺支持。

小米的选择显然是自力造车,那么资金、人才、手艺、供应链都是不能缺少的环节。只立项并确立研发部门,纵然是真的,离量产也有异常远的距离。

提到量产,也有代工和自建工厂两种方式。

相比于传统车企对于汽车制造环节的把控力,代工可以加速进度,减轻成本肩负,最大化缩短设计到量产的时间。

但造车新势力们已经最先向自建工厂的重资产模式转变,从小米十年百亿美金的投入来看,自建工厂很可能就在思量局限之内。

不外,自建工厂同样意味着互联网企业向制造业转型,大幅度增添成本的同时,也会延后产物真正进入市场的时间。

已经周全进入变化期的新能源汽车产业,最最缺少的恰恰是时间。

更主要的是,成本会体现在售价上,米粉们还能以“1999元”的价钱买到“年轻人的第一辆汽车”吗?

结语

纵然现在最先结构造车,当初引领风口的人也已经沦为了追随者;75天的日夜纠结,还怎么算是互联网的弄潮儿?

这已经不是昔时喊出“站在风口上,猪都能腾飞”的雷军了,他成了一个被风口追逐、裹挟的人。

“风口席卷而来,猪只能无奈腾飞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