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无需投资的创业项目】为了让人民想起360,周鸿祎需要造车

  • A+
所属分类:实时资讯

“一夜之间,互联网上人人都在想念我,弄的我似乎怎么了似的。” 

四年前,360董事长在一篇名为《周鸿祎:致想念我的人民》的文章开头这样写道。周鸿祎写这篇文章的缘由应该有二,一是为了回应那时一度撒播甚广的《人民想念周鸿祎》这篇文章。 

另外,是表达一个意思——自己和360仍然在互联网江湖中。

彼时,360刚渡过从纳斯达克退市的“一周年”,早已没有了昔日与、腾讯等大厂站在一起言笑风生的一样平常,肉眼可见识落伍了。虽然在退市的两年后,360借壳回归A股,股价短时间内暴涨,市值也一度到达了4441.96亿元。 

但这样的势头并没有保持多久,在其回A后股价一起下跌,直至现在已跌至不足15元/股,市值也蒸发了快要3000多亿元。在互联网江湖中,360就此与“大厂”这个称谓没有了交集。 

或许是为了让人民再次想起360,周鸿祎对造车动心了。 

4月20日,据报道,周鸿祎带队低调现身于上海车展哪吒汽车展台,此新闻一经传出后,就被外界解读为——360也要造车了,而它的互助工具或许就是哪吒汽车。 

事实,新能源汽车行业已然成为了一个风口和未来的生长趋势。

在这样的大靠山下,造车已成为了诸多大厂的选择——阿里、百度和华为等大厂已与车企“强强团结”,亲自下场造车。小米造车也成为首创人的“最后一次创业”。 

对于与哪吒互助造车一事,360方面回应为“无可见告”,但并未对此否认。而据相关媒体报道,360在前些年里也曾传出过造车的新闻。正因云云,在业内看来,360造车这一传言并非子虚乌有。 

那么,对于360而言,为何要向哪吒汽车投去关注的眼光?在未来若是真的团结造车了,哪吒汽车可以辅助360脱困并重回大厂行列吗? 

早已显露的造车野心 

“红衣教主,回来了。” 

当周鸿祎昨日身穿长袖红POLO衫泛起在上海车展的照片被曝光后,一些网友在网络上这样谈论道。曾几何时,周鸿祎习惯于穿红色的POLO衫泛起在一些公然场所,由此得名“红衣教主”。 

但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,自2016年360最先迷恋后,再次看到“红衣教主”却是在车展上。

实在,周鸿祎能泛起在哪吒汽车的展台并不意外。据援引一位哪吒汽车内部人士新闻称,360与哪吒汽车方面接触已有2个月之久,周鸿祎曾带团队到哪吒汽车工厂调研和体验汽车产物。 

此外,该人士还示意:“可以一定的是周鸿祎希望在智能汽车网络平安营业上分一杯羹,至于他是不是像想跟小米一样躬身入局,还没有更多的信息。” 

另据中新经纬援引一位新闻人士示意,360在去年年头就已经将造车事宜提上了议事日程,该项目组住手现在已有10名事情职员。由此,在360做出没有否认意味的回答后,业内对于360造车的可能更是确定了几分。 

事实早在6年前,海内新能源汽车行业刚萌生不久,360就已公然示意了对汽车领域的兴趣。

2015年年头,在2014全球新能源汽车大会上,原科技有限公司副总裁沈海寅就公然示意,未来将把重点放在汽车相关的两个领域着重生长——网络平安和车联网系统。 

很快,360就露出了想要造车的野心。 

“无人驾驶,智能钥匙,电子稳固控制系统,自带wifi,语音调控......未来汽车一定是互联网智能硬件与现代化汽车的完善连系。”2015年7月,这样一条与智能汽车相关的微博泛起在360公司官微中。 

而真正让外界将这条微博与360要造车相关联的,照样由于这条微博的最后一句话——你们想象中的互联网汽车是什么样子,将你们脑中的想法说出来,“说不定360会知足你的期待。” 

从这条微博中不难看出,360在那时很也许率已有造车的野心。正是这样,在这条微博被发出后,就受到了业内的普遍关注。 

然而,就在业内对此讨论之时,另一个新闻的泛起更是进一步增添了对360造车的预测。

同日中午,网络内容营销司理陈继业发了一条微博示意,“互助同伴楼下看今天北京的天气真好,新车项目的互助谈判也很顺遂,心情固然不错。”值得注重的是,这条微博的配图正是360公司的办公大楼照片。 

彼时,360会选择与上汽团体互助造车,实在也在情理之中。 

由于沈海寅在宣布360会重点关注网络平安和车联网系统两个领域后,最后还示意:“360并不会像乐视一样进入到自己造车的领域。”这也意味着,在造车这件事上,360并不否决互助的模式。 

“对于一辆车来讲是乘坐的体验,现在年轻人一样平常生涯都是和iPad离不开了,一辆车自己就是装在四个轮子上的大iPad,我们也做了许多的实验,也愿意把我们的实验开放给许多同伴。”沈海寅对媒体如实说。 

但在业内对于360和上汽的下一步动作为之期待时,两者的“绯闻”却很快戛然而止。 

就在双方互示“好感”的越日,上汽团体旗下的荣威品牌召开了一场微信宣布会,宣布其结构A级车市场的首款“蓝芯”战略车型,正式命名为荣威360,并首次公然了荣威360的官方图片。

“荣威360”这个命名,在彼时网络上虽然引起了众多的预测,有人以为这款车是360与荣威互助造出的第一款车。 

但荣威方面很快对此举行了澄清——之以是命名为荣威 360,是由于该款全新车型源出“360度全方位高品质”的开发理念,而且是凭证其命名序列所定。字里行间之中并没有提及与360的互助事宜。

360与上汽的互助最后虽不了了之,但360对入局汽车领域并没有就此作罢。 

今年两会时代,周鸿祎公然呼吁要把网络平安系统像“平安带”一样列为智能汽车的标配。他同时提出,智能汽车联网带来的平安隐患异常大,攻击者能对汽车实现远程操控,包罗远程开车门、远程启动、远程熄火等,严重威胁智能汽车平安驾驶。 

对于车辆网络平安的言论,360公司的高层早在2019年就已最先在公然场所举行宣传。在昔时的天下智能网联汽车汽车大会上,360公司车险网平安事业部主任皓示意“汽车智能化、联网化、电动化已经是大趋势,汽车犹如“会行走的电脑”,平安破绽成为智能汽车生长最大的威胁。” 

这样不遗的宣传,其背后或许为了让360旗下的平安产物进入更多的车辆之中。

去年3月初,360车联网战略新品宣布会在北京召开,在宣布会上,360宣布了针对汽车网络平安的防护产物——360汽车平安大脑。据相关媒体报道,这款产物住手现在已接入100多万辆汽车。

从最早示意入局造车、到之后结构车联网平安领域,再到克日周鸿祎现身于上海车展,这一切在业内看来都是360下场造车野心的种种显示。而这背后,或许凸显出了360的“落伍”焦虑。 

360的“落伍”焦虑 

360,现在已被BAT等巨头远远甩在死后。 

该公司的2020年整年财报虽然还未披露,但这个事着实去年三季度的财报中已经展现。据360公然财报数据显示,2020年前三季度总营收为79.74亿元,同比下降16.26%;净利润方面为16.47亿元,同比下降了68.11%。 

、腾讯和百度同期的总营收划分为5298.94亿元、3483.95亿元和768.11亿元;净利润方面,三家同期划分为764.09亿元、1005.45亿元和172.98亿元。相较之下,百度去年前三季度的营收和净利润险些是360的9.6倍和10.5倍,更不要说与阿里和腾讯的差距。

除了财政数据之外,在市值方面,360与BAT等巨头也是差距甚大。 

据南方都市报统计,2020年12月31日,中国互联网上市公司市值前十排行榜中,腾讯以45530.2亿元的市值逾越阿里,登上榜首;美团、拼多多和京东排列三、四、五位,而360并未进榜。 

由此可见,现在的360早已没有了昔日的高光。 

2011年3月30日,对于周鸿祎和他的360而言,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,这天360乐成上岸美国纽交所,上市首日的显示就让其获得了“华尔街事业”的美誉——首日收报34美元/股,较刊行价14.50美元大涨了134.5%。 

而到了两年后,360的股价从上市之初的34美元/股一起走高至94美元/股,市值也突破并稳固在100亿美元之上,可谓风景无两。那时,业内形容海内互联网名目用的照样“TABLE”,即腾讯系(T)、阿里系(A)、百度系(B)、雷军系(L)、周鸿祎系(E),足见360的分量。 

但这样的高光,360并没有维持太久。

2010年前后,随着iPhone的热潮来到海内和安卓系统的泛起,小米、魅族和华为等企业纷纷入局最先造手机,海内市场正式吹响了从PC时代向移动互联网时代过渡的军号。 

彼时,360也最先面临生长的困局——随着时代的过渡,PC端的流量也日渐式微,与此同时,360搜索想要挑战百度在PC搜索上的职位,也也许需要三到五年的时间。 

为了脱困,那时的周鸿祎选择入局手机营业。

“2014年,周鸿祎想要阻挡小米的生长,但对于硬件这块是一件很艰难的事,自己做的话至少需要花一年以上的时间,周鸿祎等不了,于是就想到了与主机厂互助的模式。”沈海寅曾对腾讯科技这样示意。 

但在彼时愿意和360互助的手机厂寥若晨星,其先后找了华为和海尔,但最后互助都不了了之。履历这些后,周鸿祎在昔时底决议投资入股酷派自己造手机,但最后因乐视的突然杀入,打乱之前的设计。 

在乐视入股酷派后,前者就间接拥有了360与酷派合资确立的奇酷公司大量股权,拥有对营业生长的话语权。这之后,首款360奇酷手机面世,售价为3599元,但由于360、乐视和酷派三方意见不统一,奇酷手机营业也无法做大。 

据相关媒体报道,2016-2017年间,360的奇酷手机年均销售量为500万台,而小米等一众品牌的手机出货量以亿台为计量。到了2018年,360手机销量更是“每况愈下”,据IDC数据,昔时其手机销量仅为246万台,同比下降34%。 

在手机营业显露颓势的压力下,周鸿祎于2019年7月正式住手了手机营业,在业内看来,360那几年在手机营业上的实验没有错,但最终没有做起来,彻底错失了杀入移动市场的最佳时机。

就在那几年,360也同时向游戏领域举行结构,但最后也收效甚微。据公然数据显示,自2014年最先做游戏营业后,2014年-2016年,该营业营收就从29.45亿下滑到了26.13亿,到了2019年其营收占比已不到一成。 

而营业上的颓势如实的反映在财政数据上。

翻阅360前几年的财报可以发现,自2015-2016两年间360在营收方面最先泛起显著下滑后,2017-2018年有所回升,这与手机营业的泛起不无关系。但从2019年住手该营业后,营收再次最先下滑,而到了去年前三季度营收和净利润双双大幅下滑。 

若是再从营收营业上来看,互联网广告及服务是360最为主要的营收营业泉源,据Wind数据显示,2019年该营业营收占总营收的75.73%。但值得注重的是,这一营业在近两年也泛起了下滑。 

该营业在2018年整年的营收为106.58亿元,但到次年,该数据下降至97.25亿元,降幅到达了8.75%。 

在业内看来,这块营业泛起下滑也是正常的,事实随着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后,手机的使用时长已逾越使用PC电脑,再加上现在的智能手机自己就有平安软件,没有若干消费者会愿意在手机上安装360相关平安软件, 

由此,360想要通过软件赚取广告用度这条路就越来越走不通了。

而就在360在搜索、软件、手机和游戏营业上兜兜转转的这些年,除了阿里、腾讯和百度三大巨头继续向前快速生长之外,美团、、美团和拼多多等新巨头也快速发展起来。在这样的大靠山下,360被越来越多的大厂甩到更后面的位置上。 

正由于云云,在2019年下半年周鸿祎还将360重回大厂行列的希望寄托于TO B的平安服务和金融服务方面,但最后也没有若干转机。     

在一系列实验未果之下,押注造车这个风口,或许能帮360夺回一些声量,但造车也是一个难啃的领域,拼的也是硬实力。 

若是造车,360会选择什么模式? 

对于造车这件事,摆在周鸿祎和360眼前的选择并不多。 

就现在而言,阿里、百度、小米、华为等诸多大厂都已加入这场造车大战,造车模式无非有两种——与传统车企互助、确立合资企业一起造;或者是下场自己造。 

前一种选择,已成为诸多大厂的首选。

从去年年底最先,阿里与上汽团体、宣布团结打造高端智能纯电汽车智己,险些前后脚,华为也宣布与、宁德时代团结打造智能汽车新品牌。

而到了今年头,先是百度和吉祥控股团体配合宣布确立合资公司——集度汽车,以整车制造商的身份进军汽车行业。之后,腾讯也与吉祥在杭州签署了战略互助协议,双方将在智能汽车相关领域互助。

尔后一种造车的模式,在业内看来,苹果和小米极有可能会选择。 

自2014年苹果“泰坦设计”浮出水面后,就不停传出苹果接触传统车企的新闻,但最终都不了了之。今年2月,起亚曾一度和苹果完成“攀亲”,但随后起亚汽车公司宣布通告称,当前没有与苹果公司就互助研发自动驾驶汽车事宜举行谈判。 

后据腾讯科技援引知情人士新闻,起亚片面放弃与苹果的互助,主要照样由于起亚方面想要成为苹果造车的“互助同伴”,而非“代工厂”。 

与苹果相同的是,小米在官宣造车之前,也对于众多新能源车企举行了考察和调研,而且也传出了与、、众泰汽车等车企会举行互助,但最后均被小米否认。 

那么,360会选择哪种模式来造车?

在现在营收和净利润逐年下滑的现状下,下场自己造车对于360是不现实的。 

此外,据中新经纬报道,360此前已和一些新能源车企举行接触和调研,其中除了哪吒汽车之外,另有高合汽车、天涯汽车、零跑汽车和奇点汽车。那么,哪吒是不是最优选?

或许谜底是,能供周鸿祎和360选择的车企并不多。 

无论是哪吒和零跑,照样高合、天涯和奇点,这些车企都有一个配合的特征——它们都算是海内新能源汽车行业第二梯队的车企,或者说是蔚来、小鹏和理想“三兄弟”死后的车企。 

自2014年新能源汽车行业生长至今,蔚来、小鹏和理想三家车企已迈过“生死线”,而且都最先在汽车智能化和交互化方面举行更深入的自研,正如小鹏汽车CEO何小鹏在昨日上海车展上示意的那样:“耐久来看,我照样看好软硬合体。” 

在这样的靠山下,360生怕很难能选择与蔚来、小鹏和理想这样的第一梯队车企举行互助。清扫它们,留给周鸿祎的就只有第二梯队的众多新能源车企。 

而对于这些车企而言,也没有太多的车企愿意放弃自己造车的时机。 

这其中,零跑汽车和哪吒汽车已实现大规模量产,而零跑高层已明确示意要袭击第一梯队;对于高合汽车来说,虽然在去年才上市了旗下首款车型——高合HiPhi X,但该车一经推出就受到了业内的高度关注。 

此外,与其他车企差其余是,华人运通(高合汽车母公司)的资金链一直对照稳固,掌门人曾经公然示意:“华人运通有来自美国的原始资源,另有政府投资,暂时没有启动社会私募的设计,也不会有A、B、C、D数轮的投资”。

最厥后看天涯汽车和奇点汽车,前者虽然已实现量产,但或许由于销量过低并没有宣布销量信息;而对于后者来说,自2017年宣布车型一直未实现量产,仍处于“PPT”阶段。 

综合来看,一心袭击第一梯队的零跑和“不差钱”的高合很也许率不会放弃自主造车;对于天涯和奇点来说,由于现在的昏暗成就,或许360并不会选择它们。由此,留给360的只有哪吒一家车企。 

不外,纵然360之后与哪吒真的互助造车了,也并不意味着前者就可以借此时机重回大厂行列之中。

哪吒汽车,虽然现在已实现了量产,而且今年一季度销量到达了7443辆,排在第二梯队的首位,但在汽车智能化、电池续航和产物力方面,均与“造车三兄弟”有较大的差距。 

此外,由于哪吒汽车之前一直依赖于B端市场的销售,在C端市场基本没有太多的声量。随着行业的竞争加剧,对于仅融资了60亿人民币的哪吒而言,或许现在依然处于亏损的状态。 

一方是卖不出车、身处亏损之中的哪吒汽车,另一方是同样没若干钱的360,纵然之后团结造车,或许也不会有多大的市场时机。

“已往几年中,风口一个又一个,我不会什么都插一脚,有些偏向我也看欠好。”周鸿祎曾这样在《周鸿祎:致想念我的人民》一文中写道。 

在押注了数个风口,但并未闯出成就的境况下,周鸿祎此次会下刻意造车吗?谜底或许不久后就会揭晓。